或许,这世间一切的好往往都是求之不得的吧。有心栽花花不发,无心插柳柳成荫;有心栽柳柳不成荫,无意种花花却繁华。

年味


年又過了好長一段時間了
看了一個美國主播的關於華人在美國紐約過春節的視頻,有不少非華人的美國人也去那裡湊熱鬧,放鞭炮、踩響過的炮竹、敲鑼打鼓舞獅子等等,"比國內的過年更有年味",當然似乎也有評論不這樣認為,但是至少從我的所見所聞所感而言,確實是這樣的,如今國內的春節,大多數人大年二十九左右才回家,除去來回的時間,只在家三四天,放鞭炮當然也是有的,只是沒有了回憶里的那般的快樂,氛圍沒有了,"現在的過年沒意思"
年味正在或者說已經慢慢消失了


前些時間,去看了下傳統的社戲,也沒有找到一點回憶里的感覺,往地上一瞅,滿地是因吃喝等而扔的垃圾,尤其覺得臟

十五從軍征

十五從軍征,作者為無名氏,也就是説不知道是誰了,或許他就是文中 十五從軍征、八十始得歸的那個兵,我們不知道他是誰,他也不知道魂牽夢繞的家在哪了
或許是無名氏記錄了那個兵的故事

十五從軍征,魏晉時期之無名氏

十五從軍征,八十始得歸。
道逢鄉裏人:家中有阿誰?
遙看是君家,松柏冢累累。
兔從狗竇入,雉從梁上飛。
中庭生旅谷,井上生旅葵。
舂谷持作飯,采葵持作羹。
羹飯一時熟,不知貽阿誰!
出門東向看,淚落沾我衣。

白樸的 春夏秋冬,还有一句元好問的 情是何物

在讀 不知近水花先發 疑是經冬雪未消 的時候,大概是在推薦的文章裡讀到了白樸的 冬,亦是初次讀到他的文章

白樸是金末元初人,小時候經逢戰亂,其父好友元好問收養過白樸。這裡要說一下元好問,他應該算是金朝遺民了,[wikipedia] 元好問十六歲的時候要去城裡參加考試,路上遇到一個捕雁的人對他說,今天捕到一隻大雁,另一隻脫網了,但脫網之雁卻沒有飛跑,而是悲鳴不去,最終撞地而死。元好問聽后買下這兩隻雁,將其葬於江邊,並有感寫下《雁丘詞》,其中首句是“問世間,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許”,元好問十六歲的所見所感

讀了白樸的 冬,然後發現原來還有 春夏秋,作文的時間順序不清楚了,按 春夏秋冬 匯集如下:

天淨沙·春
春山暖日和風,闌干樓閣簾櫳,楊柳鞦韆院中。啼鶯舞燕,小橋流水飛紅

天淨沙·夏
雲收雨過波添,樓高水冷瓜甜,綠樹陰垂畫簷。紗廚藤簟,玉人羅扇輕縑

天淨沙·秋
孤村落日殘霞,輕煙老樹寒鴉,一點飛鴻影下。青山綠水,白草紅葉黃花

天淨沙·冬
一聲畫角譙門,半庭新月黃昏,雪裡山前水濱。竹籬茅舍,淡煙衰草孤村
畫角:古代軍中用以昏曉報警的號角
譙門:建有望樓的城門

再附一個
雙調,慶東原
忘憂草,含笑花,勸君聞早冠宜掛。那裡也能言陸賈,那裡也良謀子牙,那裡也豪氣張華?千古是非心,一夕漁樵話
黃金縷,碧玉簫,溫柔鄉里尋常到。青春過了,朱顏漸老,白髮凋騷。則待強簪花,又恐傍人笑。暖日宜乘轎,春風宜試馬,恰寒食有二百處鞦韆架,對人嬌杏花,撲人飛柳花,迎人笑桃花。來往畫船遊,招颭青旗掛

///
友情链接:
Romeng's blog
yahaha分享的歌曲真好听~消失在往复的时光中
Ekkles的日常
洛逸轩,歌好听(ねがいごと - 柊南)


专题:好用的国外wordpress虚拟主机
buy and sell Bitcoin at LocalBitcoins
推荐的产品或服务
读书之我喜欢的文章
wordpress org官方推荐Number 1的主机:bluehost(30天内全额退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