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許,這世間一切的好往往都是求之不得的吧。有心栽花花不發,無心插柳柳成蔭;有心栽柳柳不成蔭,無意種花花卻繁華

免费加密邮箱Beeble


Beeble注重数据安全,1G免费空间(包含邮箱和网盘),支持中文,pgb加密,每天最多发送150封邮件,附件最大10MB,建议发送双方都使用Beeble邮箱,这样加密效果更好。

注册地址:https://mail.beeble.com/pricing

使用评价:还可以

没有点奢侈又算什么生活?

     母亲经常和我们讲发生在她们那个时代的故事,她讲得头头是道,我听得津津有味。她讲的关于“老戏迷”的故事,尤其令我印象深刻。


    母亲那时候还小,村里有一个从外地逃荒来的人,我们这里管这些人叫“跑盲流”的。他是外地户,自然没有他的土地,只好在村里的煤窑出苦力。他每日几乎都是窝头就着咸菜,再加一碗汤,终日里不见细粮,更别说荤腥了。他爱抽烟,自己又买不起,只好弄些劣质旱烟卷着抽。赶上村里开个群众大会啥的,他总是最后一个离开,拿一把扫帚把人们扔掉的烟蒂扫到一起,然后挨个扒开,眯着眼睛,极贪婪地掏取里面所剩不多的烟丝,存储到自己的烟盒里。


    这样一个人,荤腥沾不到,烟也买不起,却迷恋上了看戏。平日里一分一毛地攒,攒够了一张票的钱,就屁颠屁颠地跑去县城里看场戏。他可真称得上是地地道道的老戏迷了!


    有好事的人纷纷猜测,有的说他看戏是假,“逛窑子”是真,把辛辛苦苦挣的血汗钱全都搭到狐狸精身上去了。还有人兴致勃勃地给他编了一首打油诗:“一个窝头一碗汤,十斤汗来十车砖。盲流有劲不觉累,出了砖窑逛花窑。”也有人说他看中了那个唱戏的花旦,几天不见一回就会魂不守舍。各种谣传不一而足,他并不反驳,只是一味地笑,嘴里不忘哼哼着刚刚学会的几句唱腔,一副陶醉的模样。


    在村人看来,他是不务正业的,因为他不该享有那份“奢侈”,他就该守着他的砖窑,日复一日地劳作。有人奚落他,有那钱不如买上二斤肉,一壶酒,好好犒劳犒劳自己,何必呢?听那两段戏,能长一二斤肉啊?


    他不置可否,只是喃喃地说,隔几天听一回戏,心就不那么空了。


    他打了一辈子光棍儿,因为没有人照顾,再加上年轻时身体被严重透支,刚过六十岁就去世了。临终的时候,他把这些年攒下的很大一笔积蓄都给了老支书,说自己无儿无女,让老支书用这钱为村里做点事,修修路,或者翻修一下村里的学校,也算让村人对他留个好念想。


    出殡的那天,老支书请来了一个戏班,唱了小半天的戏。如果他在天有灵,定会对自己这奢侈的谢幕仪式感到十分满足吧。


    这是个令人心生敬意的人,他于贫瘠的时光里,主动给自己订购了一份奢侈,这件事本身的意义甚至高过他生命尾端的那个高尚之举。

节选自 这里

评论:有时候莫名的感叹,生活在如此社会(过去的,现在的,将来的)的普通人终究是个悲剧。

秋日的俳句

路边彳亍的花纹 蝉鸣止息 那种傍晚

整条街的麻将 赭红色墙角堆积枯枝 柿子树沉重

使你快乐的不是你怀念的 炸酱面沉默着嘀咕

雨快下了 洒一地的杨柳 不间断的脚步印刷了路面

蜜蜂撞了铁栏杆 读月亮与六便士 午后的编辑部

早市的菜场 草鱼盯着硬币 土豆十分疲倦

车轱辘的语言 结霜的火车和花鸟店的人工露珠

秋气闷坏了天台 晾在细绳上 冬天的粗衣

路上一辆一辆的车 粗声大气 催赶时光

打算写信 亲爱的仁青卓玛 方块字就谦虚了

静的不能再静 开始不安 披着风衣出门

秋风后 路面撒发气息 像咄咄逼人的真理

以后时常劝自己 这也就是幸福了 很好

by 琼·岗鉴
原文在这里

一万多条评论,全部被删干净


防民之口 甚於防川

國人莫不敢言 道路以目

司馬昭之心 路人皆知

一个比较长的直播

NASA美国太空总署在YouTube上有一个直播,从2018年12月28日就开始直播,直到现在,并且应该是会继续直播下去,主要介绍关于对天空的探索,这应该是直播时间最长的视频之一了。





第一个从太空跳下来的人


你没有看错,是从太空跳下来,当然是往地球上跳,应该是第一个这样做的人,挺有点震撼的,YouTube超过一个亿的播放量,如下。




頁面導航:
好用的郵箱推薦
好用的在線文件儲存
windows產品激活工具
windows 自動同步系統時間
總會有一些文字莫名地撥動妳沈寂的不甘的內心
电脑软件推荐
推荐用户注册onedrive可以获得0.5G的储存空间,欢迎有需要的朋友通过我的推荐注册onedrive ,谢谢
友情鏈接:
Romeng's blog
Ekkles的日常
洛逸軒,歌好聽(ねがいごと - 柊南)

buy and sell Bitcoin at LocalBitcoins
wordpress org官方推薦Number 1的主機:bluehost(藍色主機,30天內全額退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