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许,这世间一切的好往往都是求之不得的吧。有心栽花花不发,无心插柳柳成荫;有心栽柳柳不成荫,无意种花花却繁华。

Saturday, October 6, 2018

荒唐

这个世界太荒唐
照片是美颜的
歌声是双簧的
太多的、除了这秋夜的冷月光
都是假的
却乐在其中

而认真的人却输了
岂不可笑?

想要逃离,却逃不掉

Friday, September 28, 2018

勤劳可以致富

勤劳可以致富,应该很多人都有读到过,但是勤劳真的能够致富么?

孔子的苛政猛于虎也,孔子看到的百姓应该是勤劳的,可是他们并不富有

白居易的卖炭翁里,卖炭翁也是勤劳的
卖炭翁,伐薪烧炭南山中。
满面尘灰烟火色,两鬓苍苍十指黑。
卖炭得钱何所营?身上衣裳口中食。
可怜身上衣正单,心忧炭贱愿天寒。
夜来城外一尺雪,晓驾炭车辗冰辙。
牛困人饥日已高,市南门外泥中歇。
翩翩两骑来是谁?黄衣使者白衫儿。
手把文书口称敕,回车叱牛牵向北。
一车炭,千余斤,宫使驱将惜不得。
半匹红绡一丈绫,系向牛头充炭直。

杜甫的石壕吏,柳宗元的捕蛇者说,…,这样的文章应该有很多,这些文字描述的是他们真实的生活写照,到头来不过是张养浩的一句:宫阙万间都做了土
兴,百姓苦
亡,百姓苦

今时的百姓,普遍来看,依然同千百年前的百姓一样勤劳,但是依然是一样的并不富裕。

勤劳可以致富,不过是鸡汤文字。太多的心灵鸡汤,一不留神,你就会甚至自己主动给自己喝一碗。

越是辛劳者,越是因为贫穷。

Sunday, September 16, 2018

鲁迅的话

鲁迅

当我沉默的时候,我觉得很充实,当我开口说话,就感到了空虚。

从来如此,便对么?

中国大约太老了,社会上事无大小,都恶劣不堪,像一只黑色的染缸,无论加进什么新东西去,都变成漆黑。可是除了再想法子来改革之外,也再没有别的路。我看一切理想家,不是怀念‘过去’,就‘是希望将来’,而对于‘现在’这一个题目,都缴了白卷,因为谁也开不出药方。所有最好的药方即所谓‘希望将来’的就是。

勇者愤怒,抽刃向更强者;怯者愤怒,却抽刃向更弱者。

贪安稳就没有自由,要自由就要历些危险。只有这两条路。

中国人的性情是总喜欢调和折中的,譬如你说,这屋子太暗,须在这里开一个窗,大家一定不允许的。但如果你主张拆掉屋顶他们就来调和,愿意开窗了。

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

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墨写的谎言掩盖不了血写的事实。

一见短袖子,立刻想到白臂膊,立刻想到全裸体,立刻想到生殖器,立刻想到性交,立刻想到杂交,立刻想到私生子。中国人的想象唯在这一层能够如此跃进。

我翻开历史一查,这历史没有年代。歪歪斜斜的每页上都写着“仁义道德”几个字,我横竖睡不着,仔细看了半夜,才从字缝里看出来,满本上都写着两个字“吃人"!

我想:希望本是无所谓有,无所谓无的。这正如地上的路;其实地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

无情未必真豪杰,怜子如何不丈夫。

自由固不是钱所能买到的,但能够为钱而卖掉

在人人说假话的年代讲真话;在人人麻木的年代拥有充实的心灵。

读死书是害己,一开口就害人。

群众,——尤其是中国的,——永远是戏剧的看客。

做奴隶虽然不幸,但并不可怕,因为知道挣扎,毕竟还有挣脱的希望;若是从奴隶生活中寻出美来,赞叹、陶醉,就是万劫不复的奴才了。

中国一向就少有失败的英雄,少有韧性的反抗,少有敢单身鏖战的武人,少有敢抚哭叛徒的吊客;见胜兆则纷纷聚集,见败兆则纷纷逃亡。

面具戴太久,就会长到脸上,再想揭下来,除非伤筋动骨扒皮。

有时也觉得宽恕是美德,但立刻也疑心这话是怯汉所发明,因为他没有报复的勇气;或者倒是卑怯的坏人所创造,因为他贻害于人而怕人来报复,便骗以宽恕的美名。

我家门前有两棵树,一棵是枣树,另一棵也是枣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