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许,这世间一切的好往往都是求之不得的吧。有心栽花花不发,无心插柳柳成荫;有心栽柳柳不成荫,无意种花花却繁华。

Sunday, February 11, 2018

淳朴已渐远离

蒺藜 jili
桐树花开满枝丫

童年的时候
清晨,高高的桐树上的鸡儿鸣
田里的窄窄的土路,路边青草旁的几朵喇叭花
光着脚会猜到带刺的蒺藜
夜空的星星,月亮里面有一棵树
下雨了,坑里的青蛙呱呱呱叫个不停
夏天的香椿树下蚂蚁匆忙,知了一叫唤就一阵耳鸣
打麦子的场地又长又宽,留下了多少汗水和笑声
日头快要落山了,坐在地上看晚霞
红薯的叶子可以用来编制满意的耳环,秋天的时候红薯藤还可以用来做跳绳的绳子
腊月的大雪
还有初春的萌芽都可以仔细端详个半天
风吹麦动,天蓝地青
春夏秋冬

渐渐的
桐树没有了,柳树没有了,槐树也没有了,连杨树都少了
没有了蛙声一片
坑里的水也早就干涸了
爬蚱也不可能从水泥地下钻出来的

前几天,门口的柿子树也被铲车推到了

或许,以后的天会变回从前的蓝
或许不会

淳朴,剩下这一点点
周围都像被迷了心窍
好孤独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