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许,这世间一切的好往往都是求之不得的吧。有心栽花花不发,无心插柳柳成荫;有心栽柳柳不成荫,无意种花花却繁华。

Sunday, September 16, 2018

鲁迅的话

鲁迅

当我沉默的时候,我觉得很充实,当我开口说话,就感到了空虚。

从来如此,便对么?

中国大约太老了,社会上事无大小,都恶劣不堪,像一只黑色的染缸,无论加进什么新东西去,都变成漆黑。可是除了再想法子来改革之外,也再没有别的路。我看一切理想家,不是怀念‘过去’,就‘是希望将来’,而对于‘现在’这一个题目,都缴了白卷,因为谁也开不出药方。所有最好的药方即所谓‘希望将来’的就是。

勇者愤怒,抽刃向更强者;怯者愤怒,却抽刃向更弱者。

贪安稳就没有自由,要自由就要历些危险。只有这两条路。

中国人的性情是总喜欢调和折中的,譬如你说,这屋子太暗,须在这里开一个窗,大家一定不允许的。但如果你主张拆掉屋顶他们就来调和,愿意开窗了。

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

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墨写的谎言掩盖不了血写的事实。

一见短袖子,立刻想到白臂膊,立刻想到全裸体,立刻想到生殖器,立刻想到性交,立刻想到杂交,立刻想到私生子。中国人的想象唯在这一层能够如此跃进。

我翻开历史一查,这历史没有年代。歪歪斜斜的每页上都写着“仁义道德”几个字,我横竖睡不着,仔细看了半夜,才从字缝里看出来,满本上都写着两个字“吃人"!

我想:希望本是无所谓有,无所谓无的。这正如地上的路;其实地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

无情未必真豪杰,怜子如何不丈夫。

自由固不是钱所能买到的,但能够为钱而卖掉

在人人说假话的年代讲真话;在人人麻木的年代拥有充实的心灵。

读死书是害己,一开口就害人。

群众,——尤其是中国的,——永远是戏剧的看客。

做奴隶虽然不幸,但并不可怕,因为知道挣扎,毕竟还有挣脱的希望;若是从奴隶生活中寻出美来,赞叹、陶醉,就是万劫不复的奴才了。

中国一向就少有失败的英雄,少有韧性的反抗,少有敢单身鏖战的武人,少有敢抚哭叛徒的吊客;见胜兆则纷纷聚集,见败兆则纷纷逃亡。

面具戴太久,就会长到脸上,再想揭下来,除非伤筋动骨扒皮。

有时也觉得宽恕是美德,但立刻也疑心这话是怯汉所发明,因为他没有报复的勇气;或者倒是卑怯的坏人所创造,因为他贻害于人而怕人来报复,便骗以宽恕的美名。

我家门前有两棵树,一棵是枣树,另一棵也是枣树。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